借对方证据力证我方诉求,全力为当事人争取财产

2021-06-11 11:55

  案情简介

  原告:张先生

  被告:王女士

  被告律师:李莹莹律师、王梦雨(实习)律师

  王女士系高校教师,其与张先生是大学同学,从校园步入婚姻的殿堂,二人于2008年8月举办了婚礼。

  次年9月,张先生以260万元为二人购买了爱的小窝,其中首付款190万元系张先生父母出资,贷款70万元,登记在张先生名下。次月,两人登记结婚。

  三年后,两人迎来了爱情的结晶——张小男。孩子的到来为平淡的生活增加了许多乐趣与意义,但同时也带来了很多问题与争吵。后来问题越积越多,且没有及时有效地沟通,王女士还发现张先生有出轨的嫌疑,后双方于2016年直接分居。

  除了共同居住的房屋外,婚后二人还购买奥迪车一辆,登记在王女士的名下。

  现张先生主张离婚,王女士同意离婚,但要求抚养孩子并由张先生支付抚养费;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同时因张先生有婚内出轨的行为,要求支付经济赔偿。

  办案经过

  王女士找到我们时,已经接到了当地法院的传票,丈夫张先生起诉至法院要求与自己离婚,当时的她既气愤又无助,慌乱中找到了我们。

  李律师了解了案件的基本情况后,先安抚了王女士的情绪,接着根据王女士的诉求连夜制作出了应诉方案。王女士希望得到儿子的抚养权,并尽可能多的让对方支付抚养费,这点我们结合婚生子张小男的年龄及生活学习的方便程度,根据最有利于孩子成长的原则,主张婚生子由王女士抚养更为适宜。

  关于王女士主张的婚后共同购买的车辆,张先生认为车辆是由其父母出资购买,并提交了转账记录与《家规》等证据材料,想要证明出资款系其父母借款而非赠与。而李律师恰恰是借助对方提供的证据材料内容,主张我方认为的出资系赠与的事实,最终认定车辆系夫妻共同财产。

  案件结果

  准予张先生与王女士离婚,婚生子张小男由王女士抚养,张先生每月支付抚养费6000元。房产归张先生所有,张先生补偿王女士房屋折价款95万余元;车辆归王女士所有,王女士给与张先生折价款8万元。

  家港律说

  对于当事人王女士来说,这个案件结果是远远超过预期的,这主要得益于家港律师的临场反应。从法律角度来说,本案有三个法律点值得我们关注。

  第一,涉案房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以及如何分割的问题。张先生在婚前购买房产,婚后还贷,根据法律规定及司法实践,法院一般情况下会将房产判归婚前购买方,但是需要支付对方婚后共同还贷和增值部分对应的折价款。

  第二,一方有出轨行为,是否应当少分财产。夫妻间负有彼此忠诚的义务,一夫一妻制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结果,它体现着我们对爱与忠诚的美好期望。但现实往往与愿望存在差异,就家港的数据显示,40.24%的离婚诉讼当事人自述一方或双方存在婚内出轨的行为。根据我国法律的规定,只有达到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这两种严重违背夫妻忠诚义务的行为,才可以要求离婚损害赔偿,但是在审判实践中,这两类行为的证明标准极高,举证责任难度较大。因此实践中即使能够证明对方与异性存在暧昧、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等行为,法院也很难支持离婚损害赔偿,但是很可能会影响财产的分割。因而在本案中,王女士提出的离婚损害赔偿请求很难得到法院的支持,但是可以依据张先生与其他女性的过分亲密行为超越了同事的交往范围,对婚姻的破裂负有责任而主张在财产分割时有所倾斜。

  第三,先办婚礼后领证与先领证后办婚礼的不同。本案中,张先生与王女士是在举办婚礼一年后才领取的结婚证,这在结婚的实质意义上是相同的。但差别就在于先登记既符合法律规定,又受法律保护;而先举行婚礼后领证的话,严格意义在这期间属于非法同居,是不受婚姻家庭法律保护的。其实,婚姻都有它的一段磨合期,就算是两个已相爱多年的情侣,一旦走进婚姻也需要磨合和兼容。所以,不要抱有什么不合便分的想法,只要付出真爱,用心呵护,婚姻就会很美满的。既然相爱,还是先登记的好,因为那个结婚证书,还有它更深层的意义。

  案外说案

  在《笛卡尔的错误:情绪、推理和人脑》这本书里,认知神经学家安东尼奥·达马西奥研究了一些大脑情绪生产部分受损的受试者,他发现这些受试者可以形容从逻辑上应该怎样处理一件事情,但是却无法做出哪怕最简单的一个决定。换句话说,我们会用逻辑来推理以得出结论,但是最终做出决定的却是我们的情感。

  在本案中,张先生从法律上来说完全可以争取到更大的财产权益,但是在庭审过程中,张先生明显缺乏基本的法律知识,我们通过车辆、房产出资情况的完全举证,使得王女士认为自己在法律上处于不利地位,同时也让张先生陷入情感的困境,为了扭转自己在情理法上的劣势地位,避免更多的财产损失,最终张先生同意了如上的分割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