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遗嘱引四子纠纷,裁判法官一锤定乾坤

2021-06-11 14:13

  案情简介

  原告:杨小妹、杨大姐、杨小弟

  被告:杨大哥

  审判法官:陈昌

  杨大爷是一名退休干部,老伴儿早年走的早,只留下自己和两双儿女相依为命。眼看着随着年龄增长,自己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为了避免自己百年后子女们因为分家产而闹的不愉快,杨大爷准备立一份遗嘱。

  除了老家的一套宅子之外,杨大爷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分割的财产,因此遗嘱的内容主要就是围绕着老家的这套房子来展开。1987年10月,杨大爷把四个子女都叫到了一起,又找了一个中间人赵大爷作为见证,对自己遗嘱的内容进行了说明。

  两个儿子东西一人两间房,大女儿出嫁早不再参与分配,二女儿分得东屋一平房,四人对遗嘱内容均没有什么异议。

  后一转眼到了2000年,杨大爷深知自己可能时日不多,但还是担心子女们会因为房子的问题而发生争执,因此找人订立代书遗嘱一份,房屋的主要分配内容没有发生变化,同时对房屋的翻修和重建又进行了约束,同时说明在自己生病和卧床不起期间,儿女都得轮流照顾并养老送终,否则取消其继承权。后杨大爷于2000年7月去世。

  杨大爷去世时小女儿杨小妹也已经结婚,跟随丈夫常年居住在武汉,考虑到当时杨大哥的经济条件不太好,自己所分得的那一间平房一直供其使用也没有说什么。但自己近几年想要回家发展,多次向杨大哥索要房屋却屡遭拒绝,无奈起诉至法院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但杨大哥认为自己居住该房屋已经二十余年,这表明杨小妹当时是将房屋送给自己的,且过了这么久才来索要房屋,明显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并主张说杨小妹常年在外地,对家庭以及父母的赡养没有尽到应有的义务,所以也不应该分得房产。

  办案经过

  陈法官接到该案件后,认真对双方所提供的证据和事实进行了梳理,最终对杨大爷遗嘱的真实性进行了确认;同时根据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继承人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的,视为接受继承,因此认定了杨小妹对东面平房的继承份额;对于被告所主张的诉讼时效,由于被告一直占有、使用该房屋但并未进行确权,因此本案未超过诉讼时效。

  案件结果

  被告应于判决生效十日内将遗嘱中提到的东面一间房屋返还给原告。

  法官说法

  本案是一个比较典型的遗嘱继承纠纷,案情并不复杂,但却有着家事案件共通的特点,情感因素较为浓厚。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兄妹之间积攒了太多大大小小的矛盾,导致最终对簿公堂谁都不愿意认输,无法调解。

  从法律层面而言,本案主要涉及了两个法律点。一是对于放弃继承的认定,我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四条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以书面形式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

  由本条可知,放弃继承必须在特定时间内作出,即继承开始后,遗产处理前,而继承是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的,因此若被继承人尚未死亡就作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则此时的放弃是无效的。

  另外,继承人放弃继承,必须以书面方式作出。一方面,放弃继承意味着继承人不参与遗产分割,是对自己权利的重大处分,要求继承人以书面方式作出,也可以让继承人三思而行,谨慎作出。另一方面,放弃继承后,继承人不再参与遗产分割,其他继承人将可以获得更多的遗产份额,为了避免当事人之间就遗产分割发生争议,以书面方式作出,更有利于保留证据。因此本案杨大哥主张杨小妹当初放弃了继承是缺乏法律依据的。

  二是对于诉讼时效的规定。杨大哥虽然一直占有、使用该房屋,但一直没有进行确权,因而未超过诉讼时效,现杨小妹要求被告返还房屋,应当予以支持。